|  ENG


疫症驟來,不少事情被迫煞停。沒有人知道要停滯多久,但此時此刻實是審視現況的契機。例如,藝文工作者需要共渡時艱,公眾需要捍衛參與文藝生活的權利。

本地由獨立策展人或藝術家策劃的展覽不時登場,偶發且缺乏資源,卻值得讓更多人看見。因此,本計劃希望協助這些展覽整存紀錄,宣傳推廣。同時,我們亦想為公眾開拓博物館、藝團及商業畫廊以外的展覽空間,在社區中發現藝術就在身旁。我們深信,藝術經得起討論,專業觀看展覽與作品方法,能讓更多觀眾開口談文藝。我們邀請資深藝評人,替藝術創作和文化議題提供情理兼備的觀點,啟導討論藝術的途徑。計劃將2020年11月至2021年6月期間,替六個合作伙伴的獨立展覽提供以下項目:

︎  度身訂造虛擬實境展覽,及專業作品拍攝
︎  藝評短論,分別針對整體展覽、相關文化議題,及個別作品,以影片或文字形式發表
︎  實體導賞團或公眾交流活動時刻共存,導向評賞。

約定你於網絡世界中某片屬於香港藝術的土壤相見。


計劃團隊介紹 

計劃負責人:阿三
藝評人:梁展峰、梁寶山
虛擬實境拍攝及攝影:生活用紙
攝錄、剪接及網站設計:點子藝術創作
翻譯:陳麗娟
編輯:何杏園



「曲╱平」王樂軒個展

展覽日期:2021年3月26日至4月25日           
場地:清山塾(屯門屯富路清涼法苑內)

首次聽見「Coping」一字,是在約大半年前跟社工的一次見面之中。我後來上維基百科檢索,發現 Coping(Cope-ing,中文譯「因應」)原來是心理學(而非精神病學)用語,意指人在受壓之下做出的各種行為去回應及抒緩壓力。

Coping有各種呈現,有人做運動,有人看電影 (無論是笑片或驚慄片),有人自慰,有人用藥,有人驅鬼,有人唸咒。有些行為被認為很「健康」,有些行為也許不。

而有不少時候,Coping是下意識出現的 (即便維基百科似乎不同意)。我們的腦袋追求多巴胺,我們都不太認識自己。例如遇溺時的本能反應,我們張大口渴望氧氣、雙手亂划希望找到個錨點定住身體。這或許是人進化成智人之前,身體先於意識,已經替我們記住了。

亦因此,Coping有時不易被理解,有時甚至自己也未必理解(我有見過魚肉混合紙巾碎密舖一個洗碗盤,你也許亦有見過那個在巴士最後排舉傘的婦人)。對Coping的不理解╱不被理解會造成憤怒和沮喪,但有一次,朋友提醒我,每次Coping 的發生,都是一次掙扎也要求存的努力。

另一個朋友又說,「不要把問題想成自己的問題,要想成社會的問題。社會的問題,應該交給社會(一起解決),而非獨自一人面對。」無論問題是怎樣形式,我們都應該想像,在某些不同的地方,有背景不同的人在被置於一樣或非常相似的處境。我禁不住廣義地聯想,在這片土地上,我們相似的創傷和不安是甚麼,我們各自的Coping是甚麼。我甚至隱約感覺到,我的(或者我們各自的)經歷,在同樣這接近一年的時間,或者就跟「香港」本身以Coping作為隱喻重疊⎯⎯無論在過去或者當下,「香港」的不安是甚麼,「香港」面對壓力的反應有甚麼,這些反應不被「香港」以外的他人╱自己理解的部份和場合是甚麼。在這個最容易對藝術失去信心的季節,我彷彿找到了辦展的理由。

記於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六日零晨

關於清山塾

綠樹林蔭的清涼法苑內有三級歷史建築清涼法苑佛殿。清山塾前身為清涼法苑轄下佛教見修幼稚園,也是座落於清涼法苑內。清山塾成立於2016年末,初期為附有文化活動的素食餐廳,2019年初則轉型為新界西社區實驗場,以啟發個人學習和社區創意為目標。這裡會有自己或其他組織、人士策劃的社區項目及藝術展覽,寄售文化商品,舉辦身心靈工作坊、食物文化交流、市集等,在開放時間內歡迎街坊自由進出。

我們旨在:

︎成為新界西居民的文化藝術聚腳點

︎
培育創意、鼓勵美學及身心靈體驗

︎
結集區內能人義士,創建社區

參展藝術家
 
王樂軒



Trulli


於香港出生,於屯門長大。先後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及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現從事電影及影像藝術教育相關工作。作品以媒體藝術為主,尤其關注藝術作品中的表演性、抽象性及視覺呈現。2020年開始展開針對香港歷史,以及其相應於人對現實的感知、理解、記憶及對應機制的創作計劃。


【不散的文藝態度────靜觀、內省與學習】︎

文:梁展峰  編訂:阿三╱「時刻導賞員」藝評人

我喜歡穿過清山塾入口紅綠鮮明奪目的地標⎯⎯瓦頂拱門,它總給我走進桃花源之感。從繁囂巿區到達位處屯門清涼法苑內的清山塾,第一眼便是四周種滿花草樹木的庭院。拱門前有假石山景的影壁,藝術家岑愷怡《彩虹系列II》櫈形雕塑大小不一散佈在庭中草木之間,加上其他作品,幽靜庭院添上一份現代生活的雅緻。庭院後方的咖啡廳,才是我來這裡的主要目標。坐下喝些飲料,抬頭看著窗外庭院的景致及作品,好好把握一、兩小時難得的恬靜。



2016年尾清山塾的概念及計劃於清涼法苑內開展,兩間原屬幼稚園的課室改為咖啡廳暨書店和展覽空間。創辦人之一洪永起主理飲食業務,結合素食和咖啡文化,定位合理而鮮明;餐廳一側為書店部分,銷售一些跟文學文化、飲食、綠色生活、正念及身心靈相關的書籍和良心產品。另一創辦人胡敏儀則負責展覽空間,她曾撰文回顧:「在籌備至首年營運階段,筆者主理文化藝術,故希望藉此提供美學創作的項目,鼓勵自發和創意,引發大眾對自己對社區有所想像。」除了「園林天成:社區盆景十課」讓藝術家與大眾一起從零開始學習盆景,清山塾一直籌辦各類由創作人帶領的計劃,如「我們都是練習生」,亦歡迎不同單位舉辦各類型手工、瑜珈或靜觀班。在我看來,藉參與工作坊淨化生活的人比前來欣賞藝術的人更多,於是我認為清山塾的關鍵詞是「學習」多於「藝術」。因此,我更喜歡視清山塾為「文藝空間」多於「藝術空間」。

相對近年聚焦於「活化」、「改造」或「創新」的社區文化再造,清山塾對社區的想像相對靜態,傾向內省。它的活動曾催生出由四、五位屯門年輕人主導的「屯團轉」社區旅行團,而藝術展覽則多是藝術家對社區和大時代的情感轉化或自省。「屯門友」藝術家王樂軒於「屯門公路的咒(與解咒)」展覽,以屯門公路風景為創作主題,從展品到「解咒的修行──巴士禪修」等公眾活動,他為自己和區內居民對屯門公路大塞車之苦況,提供抒解途徑,帶來一份治癒感。清山塾結束前最後的展覽「曲/平」,是王樂軒以排解情緒為起點的在地創作。因此,與其說是對社區的關懷,不如說種種項目聚焦人的生活,多於區內生態。

清山塾和「合舍」、「據點。句點」、「openground」等藝團或文創小店的展覽空間文化特質相似,通過「和而不同」的協作(collaboration),以「小店X展場」經營模式達至自負盈虧、收支平衡。清山塾的素食咖啡廳維持了兩年後退場,2019年轉向開放租賃場地予各種社區實驗。經營模式變更,小班教學的創作坊和租賃場地予同道人,但這都不容易支持清山塾每月的總體開銷。不過,它的轉型沒有削弱其「屯門後花園」之美。近兩年間舉行的創作坊,如禪繞畫、綠色工藝和健康食品製作班等,洗滌心靈的小清新氛圍更為濃厚,仍能吸引文青和親子社群周末前來閒聚小休。

清山塾這文藝空間將於2021年5月結束,由推動生命及環境教育、文化藝術的生活書院進駐。兩者同樣因「靜」和「學」與這地方結緣,延續清涼法苑的環境氛圍。


時刻導賞員

網址:freewalkin.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