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疫症驟來,不少事情被迫煞停。沒有人知道要停滯多久,但此時此刻實是審視現況的契機。例如,藝文工作者需要共渡時艱,公眾需要捍衛參與文藝生活的權利。

本地由獨立策展人或藝術家策劃的展覽不時登場,偶發且缺乏資源,卻值得讓更多人看見。因此,本計劃希望協助這些展覽整存紀錄,宣傳推廣。同時,我們亦想為公眾開拓博物館、藝團及商業畫廊以外的展覽空間,在社區中發現藝術就在身旁。我們深信,藝術經得起討論,專業觀看展覽與作品方法,能讓更多觀眾開口談文藝。我們邀請資深藝評人,替藝術創作和文化議題提供情理兼備的觀點,啟導討論藝術的途徑。計劃將2020年11月至2021年6月期間,替六個合作伙伴的獨立展覽提供以下項目:

︎  度身訂造虛擬實境展覽,及專業作品拍攝
︎  藝評短論,分別針對整體展覽、相關文化議題,及個別作品,以影片或文字形式發表
︎  實體導賞團或公眾交流活動時刻共存,導向評賞。

約定你於網絡世界中某片屬於香港藝術的土壤相見。


計劃團隊介紹 

計劃負責人:阿三
藝評人:梁展峰、梁寶山
虛擬實境拍攝及攝影:生活用紙
攝錄、剪接及網站設計:點子藝術創作
翻譯:陳麗娟
編輯:何杏園



「潛形質面」招凱晴個展

展覽日期:2021年3月13日至4月4日           
場地:Hidden Space(葵涌華星街8-10號華達工業中心A座16樓06室)

Hidden Space呈獻招凱晴個展「潛形質面」,第三屆Hidden Space Award成果分享。

藝術家探進個人內心,以細緻筆觸和非敘述性方式呈現獨特的生命體。這些生物或標本形象虛幻莫名,卻又好像碰觸到現實世界與想像空間的一些甚麼,似曾相識。牠們難以定義,遊走於已知和未知的模糊界線,令人著迷但又厭惡。

我們將進入一個凝固、受困、曖昧和寧靜的潛意識空間;偶爾發現能辨認的部分,如爪、剛發毛髮、獸皮肌理,或哺乳動物的眼睛,整體而言卻難以對應地球上的各種生物。然而,所有素描作品,能見卻不易見。這次展覽空間是個模糊的暗示,像臨床診室或實驗場所,或肉眼不能察覺給盛載起來的東西。歡迎來偷窺一下。

關於Hidden Space 

始於2017年,由Katie Ho、Kay Mei Ling Beadman和Isabella Ng三名藝術家成立,是一個位於新界工廠區的獨立藝術空間。HS提供一個非商業和非學院的環境與機會,讓藝術家和策展人創作具實驗性的裝置或行為藝術。Katie、Kay和Isabella不僅身兼多個角色 - 藝術家、策展人、藝評人、安裝及照明技術人員等,最重要是和每個展覽單位展開認真而深入的對話,期望協助每個項目發展得更臻完善。自2013年於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香港藝術學校協辦)的純藝術碩士課程中相識後,她們三人在藝術上的「對話」從未停止。

Hidden Space Award於2018年成立,每年選拔一名優秀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與香港藝術學校合辦的藝術學士學位畢業生。除了舉辦個人展覽,獲獎藝術家可以在展出前一個月使用Hidden Space為工作室,並在創作過程中得到藝術上和佈置展覽上的意見。


參展藝術家
 
招凱晴


香港藝術家,2019畢業於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與香港藝術學校合辦的純藝術學士學位。招氏深受科幻文化影響, 其作品以細緻和嚴謹的筆觸,繪畫出有如外星生物的質感紋理和形態。「潛形質面」是她首次個人藝術展覽。

Trulli


藝術家之言

在這個電子產品與生活密不可分的時代,隨時隨意可以探索不同的視覺空間。我的作品主要受科學奇幻作品啟發,虛擬世界的外星生物尤其令我著迷。牠們的外觀是由現實世界中不同種類的生命體分拆、誇大再混合而成。我喜歡研究質感和生物形態,並嘗試重組、創造新生命的無盡可能性。

我希望從這是次展覽中,脫離以往繪畫生物臉孔的想法。手有如機械般動起來,不斷反複繪畫斑點紋理,一層一層重疊,轉化成獨特的形態和圖案,在潛意識中漸漸組成一個個具像的生命體。


【藝術選秀奬項新模式】︎

文:梁展峰  編訂:阿三╱「時刻導賞員」藝評人

推開Hidden Space展場大門,走廊昏暗,盡頭牆上有一方盒,盒內素描需透過小孔窺看。這是本屆Hidden Space Award獲獎者招凱晴個展「潛形質面」的現場。原本方正的展場分成窄長間隔,素描改以裝置展示,加強了生物變異的聯想。該獎項於2018年設立,頒予香港藝術學院優秀學士畢業生,並提供創作諮詢和個展機會,幫助發展創作路途。Hidden Space 展覽空間和奬項反映了近年「藝術家自營」(artist-run)的文化風向,即工作室暨藝廊的混合空間,和超越展覽為本的駐場計劃。


《潛形質面》
裝置、彩色鉛筆紙本(每張20 x 20厘米)、木盒、LED燈條、塑膠椅子
尺寸不一
2021

工作室藝廊混合空間(Studio Gallery)

藝術家將工作室和展覽空間合二為一,本是解決空間和資源限制問題,卻無心插柳促成各類實驗項目。八十年代的Quart Society、九十年Para/Site Art Space首個項目「西環新客」(1996)都是由「先原地創作後展出」。這種在地(insitu)創作雖有折衷的成份,但也催生出後來的藝術家自營的「藝術空間」。工作室藝廊「前鋪後居」式分配工作室和展覽空間,行之有效,世界通行。千禧後火炭工業區年度活動「伙炭藝術家工作室開放日」持續至今近廿年,每年一次「前鋪後居」式開放。個別藝術媒介對專業設備的需要,也讓媒介本位的工作室暨藝廊的藝術╱展覽空間持續出現,如光影作坊、香港版畫工作室和物器堂等。工作室和藝廊彷彿是兩碼子的事,但實際上像劇院的舞台和後台,是空間的一體兩面,並催生各種新項目。

Hidden Space Award比Hidden Space更吸引我,因為它拉闊了我們對藝術畢業展獎項的想像。除了由商業畫廊提供奬金和展覽機會外,不少學院校友均提出各種突破藝術獎項傳統的形式,例如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應屆畢業生自發頒發的Tuna Prize和由多間藝術學院校友聯合舉辦的維他命D獎,既以創意打破評選的標準和公式化程序,亦回應了藝壇的獎項文化。針對畢業生缺乏創作和參展經驗,Hidden Space Award則為得奬者提供創作諮詢和工作室一個月的使用期,以個展為實踐目標,促使得奬者思考展出和創作的關係,突破既定創作。Hidden Space成員亦是藝術家,她們明白創作的需要和困難,所以於展覽前容許得奬者把該空間變成臨時工作室,方便各種實驗與可能發生,猶如一個場地特定的藝術駐場計劃。招凱晴在「潛形質面」以空間先行的裝置環境呈現素描,增強了生物變異的意象,實是該獎項對她的影響。

超越展覽的藝術駐場

駐場文化已悄悄地成為藝壇新近潮流,不同主辦單位各有側重。過去的咩事藝術空間(2015-2017)和Spring Workshop(2012-2017)著重推動活躍藝術家和策展人的實驗項目。現在的HART Haus 藝術家駐場凝聚不同類型的創作人,包括書畫家及設計師等;In-situ: Hong Kong Artist Residency則主力邀請海外藝術家來港;V54年青藝術家駐留計劃以歷史建築為基地,藉駐留突出在地社區文化。

這些駐場項目的工作室藝廊,讓藝術家有臨時創作空間,及後在原地總結及展示駐場成果。藝術家除了能短暫落戶專心創作,亦促進同期駐場的藝術家交流。個別項目更促成具場地特定的在地創作,令創作成果貼近公眾,並注入社區藝術成份。因此,駐場計劃模式比傳統展覽操作可能更能有效提供創作條件和誘因,這亦是它漸受歡迎之處。藝術家從來不只埋首個人創作,他們經常集結成「藝術家自營」力量,開闢有利創作的園地,建立嶄新的藝術版圖。

時刻導賞員

網址:freewalkin.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