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疫症驟來,不少事情被迫煞停。沒有人知道要停滯多久,但此時此刻實是審視現況的契機。例如,藝文工作者需要共渡時艱,公眾需要捍衛參與文藝生活的權利。

本地由獨立策展人或藝術家策劃的展覽不時登場,偶發且缺乏資源,卻值得讓更多人看見。因此,本計劃希望協助這些展覽整存紀錄,宣傳推廣。同時,我們亦想為公眾開拓博物館、藝團及商業畫廊以外的展覽空間,在社區中發現藝術就在身旁。我們深信,藝術經得起討論,專業觀看展覽與作品方法,能讓更多觀眾開口談文藝。我們邀請資深藝評人,替藝術創作和文化議題提供情理兼備的觀點,啟導討論藝術的途徑。計劃將2020年11月至2021年6月期間,替六個合作伙伴的獨立展覽提供以下項目:

︎  度身訂造虛擬實境展覽,及專業作品拍攝
︎  藝評短論,分別針對整體展覽、相關文化議題,及個別作品,以影片或文字形式發表
︎  實體導賞團或公眾交流活動時刻共存,導向評賞。

約定你於網絡世界中某片屬於香港藝術的土壤相見。


計劃團隊介紹 

計劃負責人:阿三
藝評人:梁展峰、梁寶山
虛擬實境拍攝及攝影:生活用紙
攝錄、剪接及網站設計:點子藝術創作
翻譯:陳麗娟
編輯:何杏園



九龍城公務員合作社文獻展

展覽日期:2020年11月28日至12月6日           
場地:麻雀客棧(土瓜灣北帝街16號1樓)

要走出香港住屋問題的困局,或許我們能借古鑑今,參考屹立九龍城逾半世紀的公務員合作社房屋計劃建築群,去拓展對不同生活方式的想像。籌劃於一九五零年代,公務員合作社房屋遍佈九龍城區,座落靠背壟道、美善同道、浙江街、江蘇街、盛德街等地點,見證著九龍城區、乃至香港政策七十年間的發展。藉著發掘九龍城區公務員合作社的歷史故事及照片,搜集和記錄居民生活誌趣,由文獻出發,了解此部份的香港發展史,並以藝術創作反思及回應,繼而尋求改變未來的力量。

策展人 

黃嘉瀛
Trulli
,1990年生,2013年香港中文大學文學士(藝術)畢業。她的創作媒介廣泛,有寶麗來攝影、拼貼、絲網印刷、文字及繪畫,並利用各種社交媒體作發表平台。黃的作品關注時事,熱心社區藝術;作為一個敢言的年青藝術家,她留心週遭發生的一切並勇於發表意見。黃作品散見於報章、雜誌,近年積極寫作和策展工作,熱心藝術教育,不時為大、中學生和公眾作分享和導賞。

參展藝術家
 
劉清華
Trulli


劉清華,生於1991年香港,2014年獲得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文學士(榮譽)學位。她以探索流逝的時光、回憶及轉變不斷的城市景貌為創作題材,著眼於不同媒介本身的獨特性及其質感之可塑性。作品涉及錄像、動畫、裝置等元素。 其作品曾獲「香港第二十屆ifva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節」新媒體藝術組別銀獎及本地最佳作品,又曾於奧地利林茨電子藝術節、瑞士、日本、台灣、芬蘭及香港等地展出。

Trulli


林建才
Trulli


林建才,生於1988年,2012年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主修批判性跨媒體實驗室,主要創作繪畫及錄像裝置,題材緊扣日常生活,尋求生活與藝術之間的無形連繫。作品現由香港、意大利、美國及立陶宛的私人收藏家收藏。

講座藝術家

嚴瑞芳

社區協作

劉婉婷 、龍子譽、李芷媚 、關銘軒

【摘去鮮花,然後種出大廈】︎

文:梁展峰╱「時刻導賞員」藝評人

走進展覽空間,右邊的錄像投映播放著九龍城公務員合作社的前世今生。約六分鐘的錄像由社區成員劉婉婷製作,前段勾勒了「公務員建屋合作社計劃」的本意,為居民提供房屋福利;後段則提及現時巿區重建政策帶來的影響。主辦者希望透過展覽和相關活動,促進各方關注並思考合作社的住屋和目前巿區重建引發的問題,並拓展重建計劃的其他可行方案。於是,除了關乎房屋的歷史文獻(如建築圖則和法律文件)是重點外,展覽的另一重點落在居民的人情和故事上,還有美善同道街巷中反映的合作社房屋歷史㾗跡。

議題中關乎鄰里的面向由藝術家透過探訪和考察後的作品展現。放在展廳窗壆的《抬頭看見的天空》是藝術家劉清華和林建才的攝影創作,多張橫列的相片連成城巿天際線,相片紀錄了大廈露台和天空之間的露台和花草,足以引發我思考和聯想城巿重建引致的鄰社關係變質。除了這件作品,其他藝術家也曾使用天際線作為闡釋城巿景觀的象徵,藝術家梁志和在1999-2000年間,在鬧市裡抬頭看天,按高樓連成的天際線𠝹出不同城巿的天空,並演化出多個作品系列,例如源自紐約巿天空的Frank Lin Meets Broad Wai(1999);上海巿天空的《城市曲奇》(黃志恆及梁志和合作,2000)。畫家陳閃經常把天空和高樓畫在各種外形的畫布上,如《空》(2011-2013) 和 「SimSky 系列」,其畫框外形總讓人聯想到,高樓大廈環抱天空所連成的天際線。


劉清華及林建才
《抬頭看見的天空》
數碼打印
2020

一些合作社居民酷愛露台上悉心栽種的花卉和植物,生怕遷走後無法再有這珍貴的回憶和生活空間。《抬頭》攝影作品正是藝術家對這份情感的回應:藝術家把鏡頭凝視天空,恰巧拍到露台上的植物,大廈和植物因背光而變得昏暗,令相中兩個主體(天空和大廈)光暗分明,對比強烈;植物的長枝和綠葉衝破天際線伸向天空,猶如城市重建的比喻。看著相片,我又想到提及城巿變遷的香港流行曲歌詞:《花落誰家》(2007)的歌詞「鐵塔以下青翠山嶺化作了石油站」、《燕尾蝶》(2002)的歌詞「摘去鮮花然後種出大廈」和《抬頭》相片,同樣以花草的消逝和建築物的變化,標誌著城巿不斷發展,而自然逐漸遠離人們。

展場原為旅舍房間,兩邊窗戶呈曲尺形左右相連,猶如舊式「轉角唐樓」露台窗框的排列。展覽落在社區重建的脈絡上,窗外風景與窗前展品彷彿緊密扣連。倚靠窗前,我看著裱在木板上的《抬頭》照片,再望出窗外是一排舊式大廈和繁忙馬路;從左面眺望,馬路對面就是展覽談及的合作社房屋;窗下枱面展示一批文件,記載當初合作社興建本意和當時處境。一窗之隔,窗內窗外的視覺內容不禁讓人思索迫切的城巿重建事情。




時刻導賞員

網址:freewalkin.com

︎︎